CTB50學術委員| 劉志勤:從“移民國家”到“疑民國家”的轉變意味深遠

2018-11-19 15:46:06   內容來源:觀察者網專欄   作者:劉志勤

 

美國總統特朗普擔任總統以來已經成為美國,甚至是世界世上最敢于挑戰傳統的總統。他打破舊秩序,要徹底修正他自己認為的不合理規則制度,而且沒有顯示出任何停步的跡象。

最近的幾條新聞又引起人們的關注,就是特朗普總統將大力整頓美國的“移民政策”和“移民制度”。在過去兩年中,特朗普總統不斷收緊原先比較寬松“移民政策”,包括限制外國留學生赴美國留學,限制外籍人士就業,驅趕難民出境,直到最近爆出的可能取消“在美國出生即自動取得美國國籍”的政策等新聞,使世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美國“移民政策”的冬天已經來臨,人們感覺到來自美國的陣陣涼風:美國已經變了,變得面目全非,有點猙獰,有點丑陋,總之不是人們心目中的“美”了,而可能變成“沒國”了:對外國移民來講,美國可能稱為什么都“沒有”的國家了。

美國能夠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重要得益于它多年來采取的“移民政策”,使美國不僅可以獲得世界各國的技術精英,還有巨額財產隨著千萬移民的涌入進入美國。可以說,沒有移民,就沒有現代的美國;沒有移民,就沒有富裕的美國;沒有移民,也不會有強大的美國。可以這樣形容美國與世界的關系:美國屬于全世界;全世界也屬于美國。而維系這種特殊關系的紐帶正是“移民”。

如果美國走向閉關鎖國的發展道路,把“移民”拒之門外,那么原先維持美國與世界緊密相連的那根“紐帶”將不復存在,這對世界,特別是美國都不會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
特朗普接受HBO專訪提到,將簽總統令終結出生地公民權

美國賴以成功的“密碼”有兩個:一個是市場的開放,第二是人才的開放。這兩個開放,為美國的經濟發展帶來無限的商機和創新能力。這也保證美國在過去二百年來的持續快速增長。但是這一切隨著特朗普總統的一系列貌似正確,實際有害的政策發生了改變。

首先是美國市場的開放程度大大縮小。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美國開始限制外來投資,對外國企業實行“國家安全”門檻,阻止一大批有技術,有資金,有產品,有市場的外國公司落戶美國,其中包括不少的中國企業和公司。這樣做的結果是隔斷了美國市場與國際市場的接軌和聯系,甚至也妨礙美國企業走向世界市場的步伐。這樣做的確是個雙輸的結局。

而對美國傷害最大的莫過于把“移民政策”修正為“疑民政策”,懷疑移民,歧視移民,進而排斥移民,將給美國本身帶來極大的風險和不穩定因素。表面上看,似乎嚴格控制了“移民”的數量,但是在廣大移民心中留下的隔閡和分歧卻難以彌補,它給美國社會造成的分裂和分化,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方可緩解。換句話說,美國前百年努力打下了互信互依的移民政策,被特朗普徹底打翻在地,其惡劣后果難以表述。

特朗普總統特別不信任“移民”。在少數美國政治家眼里,“移民”不再是“搖錢樹”,也不再是“智囊林”,而是“間諜”,“恐怖分子”,“小偷”,或是來美國占便宜,揩油的人。特朗普總統忘記或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是美國沾了“移民”的便宜,而不是相反。只要查查美國中產階級中有多少移民,再看看美國政府官員和司法界有多少移民后裔,就知道美國離不開移民。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不正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嗎?

相比之下,中國卻采取了幾乎完全相反的做法:最大限度地開放市場,最靈活的人才開放。中國給予外國企業最大的信任,提供最好的經營環境,使外國企業在中國有如在家的感覺。而中國出臺的吸引各國人才的政策更是對一直標榜自己開放的美國是個極大的諷刺。人們都在問:美國的自信上哪里去了?美國的自主能力又在哪里?

人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美國的自信跑到中國去了,美國的自主也早在中國開花結果了。

世界萬物依“信”而立,“信任”是國家機器和民眾之間最珍貴的支柱。只有信任民眾,包括移民在內,國家才能真正的興旺發達,否則一定會走向衰敗和落后。

美國的“移民政策”蛻化變質為“疑民政策”或許是美國真正走向衰退的關鍵拐點。

相關推薦

聚玩电竞代打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