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B50理事 | 孫劍波:中國保理行業的發展之路

2018-11-19 15:49:40   內容來源:和訊網

\

為更好地促進中國保理行業發展,孫劍波建議應正確認識保理業務、加強保理業務針對中小微企業的服務力度,并營造有利于保理行業發展的法律、法規環境。

現代保理業務起源于19世紀末的美洲,距今已有逾百年的發展歷史。1993年,中國銀行(601988,股吧)加入國際保理商聯合會(FCI),正式揭開了中國保理業務發展的序幕,隨后,交通銀行(601328,股吧)、光大銀行(601818,股吧)、中信銀行(601998,股吧)、建設銀行(601939,股吧)、浦發銀行(600000,股吧)等商業銀行先后入會并開辦保理業務。在接下來的發展中,保理業務作為應收賬款融資的主要手段,在盤活企業存量資產、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等問題上發揮了日益重要的作用。2018年是保理業務在中國發展的第二十五年,在這個特殊的值得紀念的節點,《金融&貿易》專訪了建設銀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國際保理商聯合會(FCI)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孫劍波。她認為,中國保理業務用了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從零做到世界第一,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欣欣向榮的新型產業。同時,不斷擴大的企業應收賬款規模也為中國保理業務的未來帶來了廣闊的發展空間,中國保理業務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實體經濟,并在實體經濟的發展中發揮“發動機”和“穩定器”作用。

中國外匯:中國保理業務從1993年起步到現在已經歷了二十五年的發展。您如何評價中國保理業務這二十五年來的發展?

孫劍波:首先,這是中國保理業務從無到有、實現業務規模跨越式發展的二十五年。與歐美相比,中國的保理業務起步較晚,但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保理行業不斷成長壯大,保理業務量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據國際保理商聯合會(FCI)官方數據統計,2017年我國保理業務發生額已超過3萬億元人民幣,相較于1995年不足3億元人民幣,增長超過了1萬倍,已占全球保理業務量的15.6%。中國保理業務用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從零基礎做到世界第一,發展成為一個欣欣向榮的新型產業。

其次,這是保理業務相關政策法律日益健全、監管機制不斷完善的二十五年。中國保理業務的發展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績,但發展初期,保理業務遇到了相關政策法規空白、監管權屬不清以及社會信用體系缺失等諸多障礙,毋庸諱言,保理業務經歷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階段。如今,在國家大力倡導金融工作要回歸本源,服從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的背景下,保理業務日益得到國家的高度重視,中央政府和相關部委相繼出臺了一批有利于保理行業發展的政策和法規——由中國人民銀行、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等七部門聯合印發的《小微企業應收賬款融資專項行動方案》明確要求擴大應收賬款融資業務規模;《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小企業促進法》的頒布確立了應收賬款確權的法律依據;中國人民銀行修訂的《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增加了應收賬款轉讓登記參照質押登記辦理的規定,為應收賬款轉讓提供了依據。另外,2017年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明確將商業保理作為金融業務納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統一監管,以強化對金融業務的統籌監管,防范金融風險。以上政策法規的出臺和監管機制的完善為保理業務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再次,這是保理業務與科技加速融合、以創新迸發新活力的二十五年。中國保理業務發展之初,采用的是紙質材料、人工處理的傳統業務模式,隨著業務量和客戶數的激增,傳統模式已經無法滿足保理業務的發展需要,而金融科技的發展為保理業務的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國的保理業務與金融科技融合主要經歷了電子化、線上化和應用區塊鏈等新技術三個階段。保理業務電子化將保理商內部業務、資金、賬務等要素電子化,滿足了業務高效處理及可追溯的需求;保理業務線上化是通過與客戶的多渠道連接,無縫對接雙方業務系統,實現了客戶在線申請、貿易背景在線確認和應收賬款在線驗真;時至今日,互聯網時代到來,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應用,有助于實現各類信息的真實透明,幫助保理商對貿易背景合理性的判斷和對交易流程的實時監控管理,推動保理業務向高效率和低成本的方向發展。

在經歷了一系列技術變革后,保理業務與科技發展加速融合,逐步向保理商與客戶間的整體金融生態系統建設邁進,這將使從前不可能完成的業務成為可能,保理業務正不斷以創新激發新活力。

中國外匯:作為全球第一大保理市場,中國保理業務有哪些特點?如何才能讓中國保理行業更加規范發展?

孫劍波:中國保理業務主要呈現出以下三個特點:

首先,中國保理業務總量大,但保理業務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比例較低。2017年,中國重返全球保理市場首位,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保理業務量占GDP的比重僅為3.8%,保理業務滲透率低于世界范圍內5%的平均水平,與西方發達市場差距更大,這反映出中國保理業務還有較大的發展潛力,保理行業的發展任重道遠。

其次,國內保理比重較大,國際保理比重穩步提升。2017年,中國保理業務量達到3.16萬億人民幣,其中,國內保理業務量2.6萬億人民幣,市場占比82.7%,同期,國際保理業務量約合5600億元人民幣,市場占比為17.7%。國內保理在中國保理市場比重仍然較大,國際保理業務在10年前的占比不足5%,而時至今日占比已經超過17%,其比重正在穩步提升。

具體看中國市場的國際保理業務。進出口兩端的保理業務已經從出口保理業務占據主導地位逐漸變為進出口業務均衡發展,目前,進口保理業務約占國際保理總量的60%,出口保理業務約占40%,占比的變化說明大量的進口業務已不再拘泥于傳統的信用證結算方式,而改為通過保理這類賒銷貿易項下的金融服務完成。在過去五年間(2013年—2017年),國際保理復合年均增長率達到9.8%,而同期全球的國際信用證的復合年均增長率為1.1%,證明保理業務在跨境貿易中發揮了日漸重要的作用。

再次,銀行保理業務與商業保理業務共同發展,銀行保理業務占據中國保理業務市場的主導,商業保理業務正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2017年,中國31家銀行保理商共完成銀行保理業務2.16萬億人民幣,同比增長25%,市場占比超過2/3,占據市場主導地位;同時,自2012年后,如雨后春筍般成立起來的商業保理公司進入了快速發展期,2017年,商業保理公司共完成商業保理業務約1萬億元,較去年翻番,商業保理業務開始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商業保理公司主要從事國內保理業務,而國際保理業務的經營主體以銀行保理商為主,業務量占比超過90%。商業保理公司受缺少外匯收支資格、缺乏國際保理專業人才等因素的制約,有能力開展國際保理業務的公司鳳毛麟角。

中國外匯:新技術的運用將會極大推動行業的發展。您如何看待,諸如區塊鏈技術等新技術與保理業務的結合?如何才能更好地把握新技術脈搏,促進保理業務的發展,您對此的建議是什么?

孫劍波:對保理行業來說,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深遠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區塊鏈技術降低了交易過程中的欺詐風險,簡化了交易過程,降低了保持數據的原始性和交易可追溯的成本。第二,促進支付與結算的自動化、高效化,幫助實現物流與資金流的統一。第三,現階段我國的征信系統、法律體系還不夠完善,對保理商征信以及風控的水平有著比較高的要求。通過區塊鏈技術整合各個相關方及多渠道的信息,可以有效控制風險并為保理商提供決策依據。

近年來,國內外已有不少銀行和商業保理公司探索區塊鏈技術和保理業務的融合。以建設銀行為例,已率先將區塊鏈技術應用于國際保理業務,結合國際雙保理、再保理和定向保理等產品,搭建了由客戶、保理商業銀行等多方直接參與的“保理區塊鏈生態圈(Fablock Eco)”,加強了對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保理服務力度。目前,建設銀行的區塊鏈貿易金融系統已涵蓋國際保理、福費廷、國內證、大宗商品等多個業務領域,累計交易額突破一千五百億元人民幣,科技創新給金融業務的發展注入了新活力。

對于未來區塊鏈技術在保理業務領域應用,建議首先應本著謹慎而積極的態度,加強對金融科技的監管,既要發揮區塊鏈技術的創新優勢,又要嚴防新技術的應用帶來的新風險。立法部門和監管機構應密切關注以區塊鏈技術為代表的新興技術與金融領域深度融合過程中產生的新變化,加大對洗錢、非法融資和侵犯隱私等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維護金融系統的穩定和繁榮。其次,應著力組建全球化的區塊鏈技術聯盟,通過引入貿易主體、保理商、相關職能部門等多類型參與者,建設區塊鏈技術保理生態圈,加快規模效應的行成,搶占國際市場先機。

中國外匯:作為FCI副主席,您認為當前中國保理市場比較迫切的國際訴求是什么?

孫劍波:一年前,我有幸加入FCI全球執行委員會,并作為副主席參與FCI的各項工作。在這一年中,我逐漸體會到,中國市場無論從體量還是從業務機遇上,都已經成為全球保理界關注的焦點,尤其是與中國存在大量外貿合作的經濟體,對中國保理行業的發展有著極高的關注度。中國保理業務市場經歷了快速發展壯大的階段,也出現了一些諸如產品定義混亂、服務標準不一、市場競爭無序的問題。為了中國保理市場更好的發展,我認為中國保理業務的國際訴求主要有三點:

第一,引入和推廣成熟的國際慣例。放眼全球,保理業務已經形成了十分成熟的業務模式和被廣泛認可的國際慣例,而中國的保理業務與國際標準實務差據較大,中國保理市場還沒有形成一套統一的業務規則,這也成為我國保理商向國際市場發展的一個“瓶頸”,因此,引入國際慣例,并結合我國市場需求合理創新,形成既與國際慣例接軌,又符合我國國情的統一規則是當前我國保理業務最為迫切的訴求。

第二,重視和加強專業人才培養。經過幾十年的不斷努力,FCI已經建立了內容完善,專業性極強的教育體系,其教育課程涉及國際保理業務基礎、風險防控、系統操作、法律法規等多個專業領域。我國擁有FCI最大的學生群體,但是由于保理從業人員培養周期較長,又需要積累一定的工作經驗,該群體的總量占比還遠低于歐美水平。加之目前無論是銀行還是商業保理公司更多偏重于國內保理操作,而國內業界尚未建立統一的行業資格認證,從業人員專業水平參差不齊。

第三,主動加強行業間的交流。目前FCI為其全球近400家會員保理商提供了多種交流機會和溝通平臺,但國際慣例的制定者與中國保理行業的監管機構、同業協會、以及相關政策制定機構之間的交流卻比較有限。今年年中,FCI已分別與中國銀行業協會(CBA)和中國服務貿易協會商業保理專業委員會(CFEC)簽署合作備忘錄,旨在加強協會間的溝通和戰略合作,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雙方正在朝著建立長效溝通機制努力,共同致力于推動我國保理行業盡早建立起一 套較為完備的保理商準入標準、行業監管規則以及能夠與國際接軌的保理行業慣例。

我非常高興在這個過程中可以貢獻綿薄之力,未來,我們將繼續努力發揮好中國保理商與世界保理商之間的橋梁作用,及中國行業協會與世界保理商協會之間的紐帶作用,為中國保理行業在國際上發出更響亮的中國聲音而不懈努力。

中國外匯:您如何看待保理業務未來的發展前景?保理業務未來的發展趨勢是什么?

孫劍波:2017年年末,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收賬款達13萬億元人民幣,不斷擴大的企業應收賬款規模將為保理業務帶來廣闊的發展空間。

對于保理業務的未來,我認為主要有以下三個趨勢:

第一,合規經營已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要性日益凸顯。一切保理服務都必須以合規為先決條件,在這一點上,銀行保理業務和商業保理業務同樣必須首先滿足。

第二,落實普惠金融戰略,加強針對中小微企業的保理服務力度是未來保理業務發展的方向。保理業務應該回歸業務本源,豐富業務類型,支持實體經濟,幫助中小微企業獲得持續、穩定的金融服務。

第三,金融科技與保理業務將加速融合,在風險控制、業務拓展、成本收入平衡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相關推薦

聚玩电竞代打是真的吗